有丝分裂

[newtmas]walk away(视频剪辑)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8443244?share_medium=android&share_source=copy_link&bbid=D26343DB-9F95-418F-B8D4-0C32F11488F827969infoc&ts=1533343499839
发不来高大上的样子,只有贴链接
交党费了
初次剪辑,十分粗糙
up主代传
喜欢的话一起产粮!看我真挚的眼神!
发出饥(tong)饿(dao)的声音

过度冷淡(下)【(没用的)星际设定】【祖玛×凯莉】【注意避雷】

雷德从来不是一个委婉的人,于是授勋仪式结束后他直接找上了凯莉。

“你是个什么家伙!”雷德的话一出,让原本人就不多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,连嘉德罗斯都留了下来——祖玛的绯闻!就这五个字就能让大多数人激动。

什么?你说雷德?那家伙算不上绯闻了,那是赤果果的明恋啊。

“本小姐是谁关你什么事?”凯莉很不耐烦有人打断了她和祖玛的谈话,自然语气也不会好到哪去。

“哦——你就是那个追祖玛追了很久的家伙?”凯莉掌握了祖玛的大多数信息,自然就将雷德和追求不得的那个人联系了起来。

“这是雷德,这是凯莉——”祖玛难得做个中间介绍人,为了不让雷德做出什么过分的事,她还解释了一下凯莉的身份:“公爵的女儿。”

“为什么她的介绍比我多?我不信!祖玛!”不介绍还好,一介绍雷德就炸锅了。

凯莉本着利益最大化的原则,一把拉下祖玛的头吻了上去。

“你觉得为什么?”

雷德愣住了,祖玛愣住了,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愣住了。

按照言情小说的套路来讲,被表白的人往往是处处逃避,搞得表白的人伤心欲绝,最后上演一场你追我逃的戏码。然而凯莉从不按套路出牌,告白第二天就没了人影。

不说其他人,反正这种情况对雷德是再好不过的。

祖玛则是无暇顾及,她在第二天就被下发了任务——这本是嘉德罗斯的任务,然而作为将军的他不知去了哪里。

在屏幕上投放出来的少年让祖玛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,这让她不自觉地握住腰上的枪。

事实证明她的预感是正确的,少年感觉到了他们的接近,抬头扯出怪异的笑容,飞船狠狠振动后便直速坠落。

异能者!

祖玛直接放弃了枪械,在手中凝出一把形状怪异的剑,一把斩断了向她袭来的箭头。

是的,箭头。

“退后!”她和雷德冲了上去。

开始的箭头只是这怪物的试探,祖玛举起羽蛇,与箭头碰撞发出金属般清脆的声响。

她再次被击飞,她整个人都在颤抖,眼前一片花白。

在这种怪物面前,她完全找不到任何人造人的优越感啊。祖玛自嘲地想。

“锵——”刺耳的碰撞声传来,祖玛睁开眼,一个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正挡在她身前。

“居然把这家伙放出来了。”凯莉脸色发白,却仍然扯出笑容。

“没事吧?”祖玛不知为何心安了下来。

“金!”是格瑞,他直直飞奔向那个少年,随着这声呼喊,漫天乱舞的箭头停止了,软趴趴地搭在地上。

凯莉也随之倒下。

“凯莉!”祖玛挣扎着起来将她抱入怀中,少女肩头炸裂的伤口带着祖玛熟悉的异能波动——嘉德罗斯。

“嘉德罗斯……将军?”祖玛呢喃出声,嘉德罗斯扛着大罗神通棍,眼神难得飘移。

“谁叫她闯入我和格瑞的决斗?”

祖玛还来不及说什么,就被凯莉吸引了全部注意力。

“你的回答告诉我,好吗?”一向高傲的大小姐,此刻无比虚弱地询问着答案。

祖玛看向她,蓝色的眼睛里全是她,也只有她。

于是祖玛低下头。

嘉德罗斯的大罗神通棍掉在了地上,刚爬起来的雷德又趴回了地上。

过度冷淡(上)【(没用的)星际设定】【祖玛×凯莉】【自行避雷】

“祖玛上校,请务必将我的女儿安全地带回来。”公爵一边安慰着自己哭泣的妻子,一边对祖玛下达命令。

“请放心,公爵,凯莉小姐会被平安带回来的。”祖玛面色平静,但内心正努力压抑着自己的烦躁——升职第一天还是在授勋前就要做这种无聊的任务,任谁都会生气。

但是这个人是公爵,她不得不服从。

军靴被她踩得噔噔作响,白色的披风在她身后肆意飘扬。

控制室的人见祖玛走了进来,立马站起来标准敬礼——开玩笑,没看到上校那么生气吗?

“上校!”

“嗯。”祖玛根据公爵提供的线索在地图上勾画着,最终敲定了一个地点。

“朝格尔曼A3星跃进。”

“是。”

祖玛看着逐渐扭曲的空间,内心也慢慢平复下来——每一个任务都值得认真对待。祖玛这样告诫着自己。

凯莉看着不远处缓缓降落的飞船,上面标有鲜明的标志——是她了。

强烈的气流吹走了凯莉的帽子,在空中打了几个旋最后落在祖玛脚边。

祖玛直接忽略而过,走到凯莉面前:“凯莉小姐,请跟我回去。”

“下一次请帮女士捡起她的帽子,拿出你作为……副官的气度。”凯莉自顾自地捡起帽子,假意瞥了眼她的军衔。

她当然知道她现在是个上校了,可是她忍不住想要捉弄的心情。

“请跟我回去。”祖玛倒不会因为这点小把戏就生气,只是说了这话便转身朝飞船走去,也不顾凯莉是否跟上。

她会跟上的,无比确凿的声音在祖玛心中响起。

凯莉理了理裙摆,才慢悠悠地跟上。

一路上偶尔蹲下来采朵不知名的野花,亦或是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根棒棒糖含着。

祖玛站在飞船入口处,心情万分平静。

“凯莉小姐,往这边走。”祖玛语气很是冷淡,完全没有任何波动。

凯莉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,一把把花扔了出去,指了指旁边的士兵说:“不劳烦副官了,你带本小姐去。”

士兵看祖玛点了点头,这才跟上走上飞船的凯莉。

祖玛不明白凯莉的态度为什么突然反转,只看了一眼被扔在一旁的花束——挺好看的。

“回程。”然而这些都不重要,把这个大小姐送回去她就能接收将军地授勋了。

凯莉坐在椅子上,内心无比烦躁——这家伙还真把她给忘了!

“公爵大人,凯莉小姐已经回来了。”

祖玛站在公爵面前,凯莉就站在公爵身后,往她这边看,眼神漫不经心,也不知道在看什么,连小腿上的几片花叶也不收拾一下。

祖玛搞不懂她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,但她不会多嘴。

“乖女儿,这样总行了吧?”待祖玛走出门外,公爵一改不苟言笑的形象,宠溺地说。

“还可以。”凯莉将帽子往桌子上一放就朝门外奔去“本小姐有事,走了,老头子。”

公爵含泪挥帕——夫人又要怪他看不住女儿了。

祖玛反身将身后的人压在墙上,才分别不久的人又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“凯莉小姐,”祖玛捡起她掉在地上的帽子“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。”

“很不错,”凯莉接过帽子,并不回答她的话“你的士兵也不是很厉害嘛,在控制室——我搭个顺风车没问题吧?”

祖玛无法拒绝。

祖玛在更衣室换好了衣服,凯莉又不知从哪里得到的衣服,一身白裙,和祖玛的白色制服莫名的搭调。

“走吧。”凯莉挽上她的手臂“一起进去。”

祖玛仍不知道如何拒绝。

当祖玛和凯莉一起走进大厅时,雷德和一众士兵表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就连嘉德罗斯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

雷德有一种恋情(假)将要结束的预感。


。这tag我也很不知所措

尘埃落定

极度ooc
本来想写个正经的,结果不知为何就all金了
个人理智推测【狮智乱猜】
惨,太惨了

正文
        属于神的光芒,熄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大赛参与者们密密麻麻地聚集在破损的大厅里,每个人都茫然地站在原地,怀疑自己还活着的真实性。也不知是谁开了头,整个大厅开始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果然是一群小孩子,对吧?秋。”丹尼尔并没有理会其他人,独独对秋这样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秋抱着白发少年回过神来,笑着回应:“对啊,都是群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格瑞他们不明白,不明白为何在与小黑洞一战后事情便脱轨似地发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被迫组队,与神使见面,小黑洞与神使一战,然后,神,所谓的神现身了,于是便陨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漫天的黑色,闪着光亮的黑洞,神不可思议的呢喃,少年自高空落下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小黑洞、丹尼尔、神使和金会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金?”不知道是谁小声呼喊了一声,似是气息一般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 秋却猛地站起来,仍然是笑着:“我和金要先回登格鲁星,丹尼尔,你处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丹尼尔皱着眉,半晌才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秋姐。”格瑞踉跄着站起来,血流进眼睛里,让他看不清甚至还有些刺痛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格瑞?”前面那个人转过身来,金的小腿随着秋的动作微微摆动,格瑞扔下烈斩,朝秋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的脸颊还有余温,也似以往一般柔软,可胸腔安静得如死水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?为什么啊?他不是你的弟弟吗?”格瑞看着秋的眼睛,身体不自主的轻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?格瑞,你不清楚吗?”秋的声音平稳得可怕,也不知是血干涸了,格瑞忽然看清了,秋的表情也似声音一般,平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的咽喉忽然被扼住了,他的眼前花白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 “各位,神已经被金杀死了,快走吧,神已经被金杀死了。”秋对其他人说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哈,那个小鬼呢?你要把他带去哪里?”雷狮抹去自己嘴边的血,靠在一旁的石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“请你把金交出来。”安迷修即使腿上有一大条伤口,却仍然将背挺直,冷流稳稳地指向秋。

        “金那种傻子?把金还回来!”凯莉被安莉洁扶着,破损的星月刃缓缓转动着,安莉洁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秋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种渣渣我一根手指就能碾碎,杀死神明?可笑。”嘉德罗斯再次握紧大罗神通棍,即便它已经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秋却笑了:“金,你有那么多朋友,姐姐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别说了!”格瑞和紫堂幻同时说

        “金,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死了,已经死了!”紫堂幻刚感到和金建立的联系断了,似一根线,另一端被扯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,金死了,但那又怎样!神已经被金杀死了!金和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!”秋怒吼着。

        她质问着所有人:“神已经死了,所有荒谬的规则已经消失了,你们凭什么生气?难道不应该和其他人一样欢呼庆祝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已经准备得太久了,上一届大赛其他人的性命,金的性命……”秋看着金,温热的泪水滴落在他脸上又迅速冷却。

        “本来没有金的性命啊,为什么?”秋失了神喃喃自语着,丹尼尔走过来,按住秋的肩膀:“秋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丹尼尔,”秋抬头“你说金是个路痴,为什么他会找到这里?明明参赛者名单没有他,为什么他会在这里?明明只是让小黑洞利用金的力量感染其他人,为什么金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秋,你冷静一点。”丹尼尔让她对上自己的视线“金,他一直都知道,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秋猛地收紧手臂,少年的手臂扭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,格瑞上前想要将金拉走:“你还要怎样!”

        秋将格瑞一把推开:“金是我的。”秋愣了一下,似是对格瑞说:“金一直都很羡慕你,羡慕你没有金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在登格鲁星,金发便是奴隶的象征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那些人总是来问我你的伴侣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这种规则,你说可不可笑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被神管理的世界,真让人恶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 格瑞不敢置信地看着秋,他或许明白他在训练时,金总是没时间;他或许明白那些人总是不靠近他而又远远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他明白了,心脏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神死了,回家吧。”秋恢复平静,抱着金转身离开,这一次,没有人拦她。

容我废话几句:在我心中,金就是为了家人,为了朋友,为了其他值得他珍惜的人而付出一切的人,这并不是圣母,也不是善良,只是因为他是金而已。希望所有人都能喜欢他,所以就all金了【一点点?】私设超多,乱七糟八一堆,秋也是私设,把握不好请见谅。

失败品【又名自攻自受(划)】【私设ooc】【避雷!避雷!】

没有任何实验是一次性成功的,而我,只是个失败品而已。


嘉德罗斯还没睁开眼耳边就有许多嘈杂的声音,他猛地睁开眼。
“吵死了,垃圾。”

“啊啊啊,成功了!”
“王啊!这才是真正的、真正的、”
“王!吾王!”
“王!”

嘉德罗斯坐起,冷眼看着这群癫狂的人——一群杂碎。
“喂,衣服给我。”
“好的,吾王。”旁边一人连忙递上早就准备好的衣服。
“你的能力是什么?”那些多余到不需要记住脸的人,毫无力量的人,居然开口问了,仿佛是在命令般。
嘉德罗斯暗沉沉地看向那人:“我是你们的王?那王命令你们就把这个垃圾杀了。”
这些人愣了一下,随后露出狂喜的表情,包括那个被刺死的人。
“吾王!”
嘉德罗斯不再看他们,下了手术台,推门而出。


这是在地下,仿佛是蜂巢般,长长的走廊两边一个个房间都紧闭着,只有一个小小的玻璃窗。
嘉德罗斯能从这些小窗看见里面一个个罐子,里面装着许多一模一样的人,金色的头发,他低头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一样的。
“啧。”
“啊!吾王放心!我们这就去把这些处理了!”跟在后面的人诚惶诚恐地开口,嘉德罗斯这才继续往前走。
他在拐角的最后一个门中看见一个不一样的,这间房间没有罐子,连门都是透明的,一个人坐在里面的床上,嘉德罗斯看过去,与他的视线对上。
他和那些人有一样的脸,只不过金色的头发像是染色失败一般,掺杂着一块一块的白色,连眼睛都趋向于白色。

“让他跟着我。”


“王,我是01。”
他自称自己为01,嘉德罗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让他跟着自己,他躺在床上,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。
“喂,和我打一架。”
“我的武力值是下级,王,您确定吗?”01笑着,语气温和。
嘉德罗斯翻身趴在床上——他当然知道是在下级,这个问题真的蠢到爆了。
“王,我可以为您领路,去地上逛一下。”01似乎看出嘉德罗斯的无聊,主动开口。
嘉德罗斯翻身下床,01早已为他开门。
“勉强去看看吧。”


地上一片荒凉,稀薄的大气让辐射在这个星球上肆虐,只有机器人在这里不知疲倦地采集物资。
“这就是你想要我看的东西吗?”嘉德罗斯暴躁地开口,01转过身对他伸出手:“请跟我来,王。”
嘉德罗斯鬼使神差地伸手,等他回过神,对方已紧紧握住他的手。嘉德罗斯撇撇嘴,没有甩开。
“到了。”01松开手,双手插进了裤兜,他们站在一个坡顶,嘉德罗斯更能看见这个星球平坦而又荒凉的景色了。
“这种风景就是你想让我看的东西?”嘉德罗斯转身欲走。
“嘘,来了。”
四周景色开始慢慢扭曲,原本在天上的星空竟慢慢在他们四周浮现。
“这样的景色还满意吗?”01仍然笑着,他就站在星空中,斑驳的发色也似一颗暗淡的星辰。
嘉德罗斯伸手去触碰这些光点,然后穿过。
“这只是海市蜃楼而已,不然这个星球可装不下这些星星。”01眼神在这些星辰中移动着,最后落到嘉德罗斯身上。
“你的头发真像一颗星星,很亮的那种。”
嘉德罗斯扯扯围巾,眼神游移到一边:“这里有名字吗?”
“哈?”
“不是每一个景色都应该有名字吗?”
“嗯……那就叫‘神圣的星空’吧。”
“取的名字可真是难听,虫子就是虫子。”


周围越来越多的虫子让嘉德罗斯很不爽,虽然一棍能打死许多,但是这些虫子像是有无限多一般,源源不断地涌上来。
另一根棍子划出一个半圆,将一大半虫子消灭,嘉德罗斯有些震惊地看向旁边的人。
01笑着,手中的棍子也是脱了漆一般斑驳:“如果我死在这里,那王的能力未免也太弱了。”
在嘉德罗斯眼中,01的武力值仍然是下级,但一棍下去的威力跟他不相上下,甚至还要强。
这家伙骗了他!
“喂!你给我解释清楚!”嘉德罗斯揪住他的衣服,质问着他。
01反手握住他的手,力气大得让嘉德罗斯无法挣脱开。
“王清理干净了魔虫,向魔虫的巢穴进攻了。”
“喂!你这虫子……”嘉德罗斯突然明白他的想法,想要挣脱开他的桎梏“你想去死?先和我打一架!”
01似乎完全没有听见嘉德罗斯的声音,一直温和的眼神逐渐变得癫狂,那些魔虫还没来得及靠近就死在一边。
巨大的魔虫王扭动着身躯,对外来着的闯入感到暴怒。
01放开嘉德罗斯,也放下棍子冲向了魔虫王,嘉德罗斯的棍子也同时扫出。
魔虫王爆裂而开,绿色的血液将01腐蚀殆尽,嘉德罗斯被罩在蓝色的半透明的保护膜里,一时没了动作。
他收回被腐蚀的大罗神通棍,轻触了那液体,食指有痛感,露出了精密的金属机身。
他又被骗了。

“吾王!真正的吾王!通过了!”
这些人看着魔虫王的热源消失,欢呼起来——虽然摄像头被失败品破坏了,但幸好还有红外线感应装置。


“王,请带上这个。”
“这是什么?”
“保护装置。”
“嘁,我不需要。”
“可是我会担心的。”
“……拿来。”


“王,这是你的随从。”
“雷德。”
“蒙特祖玛。”
“啧,这么弱。”
“听命于嘉德罗斯大人。”
“那就不要死太早,跟在我旁边看好戏。”

游乐园

        到了游乐园,因为是上课期间,倒是没那么多人,一般来的都是情侣,一对一对的旁若无人地撒着狗粮。
        金亢奋了,不管身边的人脾气有多爆,扯着他就往大门冲。
        “哟,金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凯莉!还有紫堂!你们怎么来了?”金来了个急刹车。
        还没等两人回答,嘉德罗斯一把扯回自己的围巾,然后把金推到一边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烦死了,渣渣!”
        “金!”紫堂幻下意识的去扶他,但金也只是踉跄了几步。
        “嘁,废物。”嘉德罗斯朝紫堂幻说,紫堂幻低着头向后退了几步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的,紫堂。”金不明白紫堂幻为什么会怕嘉德罗斯,即使他很凶,但也只是个小屁孩而已。
        凯莉终于又完整地扯下一张糖纸,这才把紫堂幻拖回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可是一直都在你们后面哟,金。”凯莉晃了晃棒棒糖“从你们在校门口打车开始,可是你完全没注意到我们,可真让人伤心呐,金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凯莉,我……”金的话还没说完,就又被扯帽子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渣渣,还要说多久?快去买票。”嘉德罗斯无意识鼓脸,金更不怕他了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金看着凯莉他们排的队,又看看那边买票的窗口:“你们这是在干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遥控火箭车,限时免费发送。”凯莉挽住紫堂的手臂“仅限情侣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、不是!”紫堂的脸迅速涨红“只是假装!假装!”
        金才不管他们是真情侣还是假情侣,他的心全放到火箭车上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凯莉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“停,一对情侣限领一份。”凯莉抬手终止了金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这时理了理围巾,颇为得意的开口:“渣渣,就算你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“安莉洁!”金朝不远处拿冰淇淋的的安莉洁跑去,嘉德罗斯理围巾的动作一顿。
        “哎,假装情侣吗?”安莉洁表情有些困惑,不是很明白金的目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这么做会得到那个限量版火箭车,帮帮我吧,安莉洁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啊。”安莉洁点点头,虽然她还是不知道金到底要干些什么——语速太快,没听清——但答应总不会是什么坏事吧。
        “太棒了,安莉洁!”要不是安莉洁手上还拿着冰淇淋,金早就扑上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果然不是什么坏事,安莉洁看着开心到飞起的金,对自己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,你们就不怕格瑞来找你们麻烦。”凯莉把盒子丢给紫堂幻,自己和嘉德罗斯攀谈起来。

上一篇: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本是不愿意和这群人交谈的,但是看着和安莉洁聊得开心的金,他的心情就莫名暴躁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还会怕那家伙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哎,在这个世界,他们可是神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神?我看倒未必。”
        金此刻已经拿到了火箭车,拉着安莉洁正往这边跑。
        还没等金喘口气,嘉德罗斯直接将他拉走。
        “哎哎哎!嘉德——安莉洁,凯莉,紫堂!我们先走了!”金还挥着手,凯莉噗嗤一声笑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真是个傻子。”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不顾金的叫唤,扯着他路过被海盗团承包的海盗船,路过被骑士承包的旋转木马,然后把金扔进了摩天轮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咳咳咳,嘉德罗斯,你到底要干什么啊?”金捂着脖子,半天没缓过劲儿来。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对站在操作台那边的祖玛和雷德打了个手势,然后也坐了进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吵死了,渣渣。”嘉德罗斯不耐烦地开口。
        金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了,他看着窗外,期待着到达最高点。
        摩天轮上升速度很慢,当他们升到最高处时,五彩的气球飘升上来,从他们这里看下去赫然是一个金字。
        “金,生日快乐。”嘉德罗斯对直接称呼还有些别扭,但他等了半天也没等到金的反应,凑近一看,金闭着眼贴在玻璃上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的手按上金的头:“给、我、看、好、了、渣、渣!”
        “玻璃,不、不,头要碎了!”金被疼醒,也看见了那个有些扭曲的金字。
        “生日快乐。”嘉德罗斯难得重复说一句话。
        金瞪大眼睛,有泪水流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,不会感动到哭吧?”嘉德罗斯松手,金朝他扑去:“谢谢你,嘉德罗斯——你下手太重了!”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的笑容僵在脸上——自己明明很轻的。
        这次也只有将就了,丹尼尔那家伙不知道用的哪个星球的时间,11月居然是夏天,真是作妖。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感受着金过高的体温,如是想。
        成了。
        玛和雷德看着有些摇晃的那个吊箱,互相点头示意。

上一篇:http://yousifenlie832.lofter.com/post/1f27fba1_11e26992

嘉哥带你去逃课

        今天的太阳依旧晒得让人伤心,配合着空调的运转声让人昏昏欲睡,金撑着脑袋努力不让自己的眼睛闭上。
        “金!金!”紫堂幻小声地叫着旁边的好友,可金毫无反应,仍是半眯着眼一副傻样。眼看着问题就要轮到金回答了,紫堂幻不得不去推他。
        金在混沌中忽然感到了一种失重的感觉,他睁开眼跳起来:“紫堂!紫堂!地震了!”
        全班很寂静,紫堂幻的手僵在了空中,物理老师很“和善”地看着金。
        被丢出教室的金大脑还是糊里糊涂的,满脑子只剩下没空调了。
        格瑞昨晚在学校没回家,金一个人浪到了凌晨四点,得亏格瑞早上回来了,不然金会在床上摊一天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!渣渣!”走廊另一端的那人也是一头金发,脸上贴着幼稚的星星贴纸。
        “呜哇,嘉德罗斯,嘘——”金被这平地惊雷吓得飞起,他可不想再被其他老师礼骂了。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满脸不屑但还是压低了声音:“你这渣渣怎么在外面?”
        金笑着挠头,明显想跳过这个问答环节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,上课睡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咳咳咳!你们昨天不是通宵做课题吗?怎么你还有精神来这儿?”金的眼睛到        处乱瞟,就是不看嘉德罗斯——为什么自己会被一个小屁孩训话啊?即使他很聪明,也只是个10岁的小屁孩啊!
        “啧,都怪你这渣渣,磨叽了这么大半天。”嘉德罗斯终于想起自己还有正事要干,于是他无比熟练地扯住了金的衣帽,然后打开了金所在班级的门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,老头儿,这个渣渣我带走了!”顶着老师惊愕的目光以及一大堆崇拜的目光,嘉德罗斯十分好心地摔上了门。
        随着响亮的关门声响起,金觉得自己的学习生涯也差不多终结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走快点,渣渣,去找雷德和祖玛。”嘉德罗斯拖着金,大步向前,金在后面要被勒成狗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嘉……罗斯……”为什么,这些人都喜欢对自己的脖子动手动脚,他真的要喘不过气了!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终于是松了手,看着扶着栏杆咳嗽以及他脖子上浅红色的勒痕,把自己嘴边的渣渣咽回了肚子。
        世界再一次恢复了和平。
        金捋顺了气儿,和嘉德罗斯往学校大门口进发——反正他也是个不爱学习的,才不会主动回去,只要不被格瑞发现就好了!
        “你居然会主动去找雷德他们。”金看着嘉德罗斯站在路边打车,感觉十分新奇“有什么重要的事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装课题的U盘在祖玛身上,格瑞那狡猾的家伙居然提前交给老师了。”嘉德罗斯瞥向另一边,不去看金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金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对劲,只是感叹天才之间的争斗尔等凡人不能理解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为什么要叫上我啊?”金不认为自己在这场争斗中能起什么重要作用。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一顿——这要怎么找借口?
        “渣渣,叫你去就去,话这么多干什么!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!是找不到路吗?我会带你去的!”路·金·痴摸着下巴,沉浸在“嘉德罗斯居然也是个路痴还要找我这个路痴(划)帮忙快求我呀求我呀”的世界里。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面无表情地盯着他,想一棍子敲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金感到了杀气,往后退了一步:“开玩笑,开玩笑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他们去了游乐园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一个人去,太奇怪了。”嘉德罗斯又往另一边瞥。
        “说的也是,”金一拍手掌“你一个人去坐旋转木马也太可怜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弄死他吧——嘉德罗斯如是想。

上一篇:http://yousifenlie832.lofter.com/post/1f27fba1_11dace43
下一篇:http://yousifenlie832.lofter.com/post/1f27fba1_11ee321d

【瑞金】无法拒绝的

        金看着阳光中飞舞的细小灰尘,有些搞不懂现在的情况。
        嗯,自己昨天遇到了雷狮学长,然后见到了帕洛斯三人,吃了烤串,然后有一杯酒——自己被灌了一杯酒。
    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金会在自己床上呢?
        “完了,格——”金猛地撑起来却没想到自己是趴在床沿,一下就滚到了床下,在厚厚的毯子上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        格瑞听到响声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看到金裹着被子趴在地上的样子还是会忍不住叹气,叹气无数次,将金拉起也是无数次。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格瑞。”金有些心虚,不敢看他。格瑞一言不发的去拉窗帘,金开始慌了。
        “格瑞。别生气嘛。”金裹着被子就往他身边凑,眼睛却被猛然照进的阳光刺激出了泪水。格瑞是无法拒绝这样的眼神的,天蓝色的,比外面的天空还要纯净。
        “没生气,快去洗脸吃饭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格瑞你最好了!”金一下子抱住格瑞,恨不得整个人都粘在上面。
        格瑞已经不想再挣扎了,任由他抱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“话说,格瑞,你怎么知道我出去了?”
        “关门声太大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那、那冰棍呢?”金要哭了,以后格瑞肯定不准他买冰棍了!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格瑞……”金真的要哭了。
        “在冰箱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……格瑞你最好了!”金再次抱住格瑞,连脚也盘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树袋熊吗?

上一篇:http://yousifenlie832.lofter.com/post/1f27fba1_11d67b15

这个世界

        果然还是很容易醉啊,幸好只是睡觉而已。
        格瑞把帽子给金戴好,然后轻松将他抱起。
        还是这么轻,吃那么多怎么就不长肉?
        雷狮看格瑞这幅样子很不爽,极度不爽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是越来越让人恶心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那重要吗?”格瑞瞥他一眼,然后扫过其他三人“离金远一点。”
        雷狮只觉得听见了天大的笑话,嘲讽着说:“你和丹尼尔把我们搞到这里来,还想规定我们干些什么吗?”
        格瑞不看他,只是说:“你们杀人也好,放火也罢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离那小子远一点,对吧?”雷狮转着椅子,偏着头想了一会——“要是我把所有事都告诉他,怎样?”
        啤酒瓶从雷狮耳边擦过,碎裂在卡米尔脚边。
        “很多事我能做第一次,”格瑞看向他“那么也能做第二次。”
        雷狮右手动了动,但是什么也没有。
        “啧,关门,送客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是,雷狮老大。”

上一篇:http://yousifenlie832.lofter.com/post/1f27fba1_11d2feae

下一篇:http://yousifenlie832.lofter.com/post/1f27fba1_11dace43

诱骗

⊙雷狮他买了船开了家烧烤店

        金和格瑞租的房子是在一个小区里,要是平时想买些什么,就得到小区门口的对街上去。
        金一般是在晚上趁格瑞在编程的时候下来批发冰棍,要是白天出来买不仅会被格瑞念叨(雾),还会被太阳晒化。
        “小鬼!”背后传来的声音有些熟悉,还没等金想起来是谁,就被一把揽住了脖子。
       “忘了本大爷了?”
       “雷、雷狮学长!”金被勒得喘不过气,手中的箱子眼看就要掉了,雷狮才满意地放手,顺便一把带走了箱子。
       “既然都遇见了,留下来玩一会儿。”雷狮话都没说完就转身,明显是不听金的意见。
        金看着雷狮的后脑勺,再想想自己的冰棍,只有默默地跟上。
        雷狮是这个烧烤店的老板,因为是学生的缘故平时也不开门,如今一开门,烧烤店生生变成了选美大赛现场,金不由得把脚步放慢,帽子压低,想要缩出炙热视线的范围。
        哪知道雷狮忽然转过身来,又把金揽住了:“你怎么走这么慢?冰棍都要化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金觉得冰棍没化,自己要先化了。
        抬头向雷狮看去,还是那幅吊儿郎当的笑容,不过在金眼里就变成了得逞之后令人牙痒的笑。
        雷狮一瞥金,虽然帽子遮住了大半的光线,让他看不清这小鬼的表情,不过也不会是高兴了。
        从后门出去是河岸,有个棚子。
        “帕洛斯!卡米尔!佩利!”金跑过去,三人正烤着肉,见金跑过来,佩利一把揽住他,还往他嘴里塞了串肉串。
        “金,你还是这么矮啊!”
        “唔唔唔!”金要护住自己的帽子不被揉掉,所以只能发出徒劳的呜声。
        雷狮拿了一箱冰啤酒过来,把酒往桌子上一放:“佩利。”
        金又一次从魔爪中逃生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佩利,你晚上怎么出的学校?警校夜禁那么严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翻墙出来的呗,”佩利用手比了比金的身高“那墙就跟你一样矮,轻轻一翻就出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扎心了,老佩。
        一杯橙黄色的,冒着气泡的啤酒放在了金的面前,金的视线有些挪不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雷狮瞧他那幅样子,不免觉得有些好笑。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喝?”
        “格瑞说不准喝。”金虽然这么说着,但口水止不住的分泌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是15岁了,金,为什么不主动选择干一些事情呢?”帕洛斯的话直戳金的心窝,但他不免挣扎一番:“可是这是苦的吧?卡米尔不也没喝?”
        卡米尔放下手中的蛋糕:“我只是不喜欢喝酒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每个人的爱好不同,卡米尔喜欢吃甜食,那你呢?金,你不尝试一下,又怎    么知道自己是喜欢,还是不喜欢呢?”帕洛斯笑着,喝光了杯中的酒。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”试一下也没问题吧,金的话还没说出口,佩利就拿起酒杯往他嘴里灌。
        “磨磨唧唧的烦死了!”一杯酒下去,佩利觉得不过瘾,准备灌第二杯。
        金被呛了几口,只觉得气泡在喉咙里沸腾,带着微苦的气息,然后五光十色的气泡在眼前炸开。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喝醉了?”卡米尔看着金栽在桌子上,有些惊疑。
        佩利戳了戳金红彤彤的脸,点点头:“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噗——咳咳咳!”雷狮差点翘翻椅子,他手一伸,把金的帽子一掀,金色的发丝闪闪发光。
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确实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“雷狮老大,怎么处理?”帕洛斯有种病,叫“看到黄毛就想摸几把”——嗯,比佩利的要柔软。
        雷狮把他的手挥开,将帽子又扣回金的脑袋。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搬回去,不然等那家伙来?”
        佩利不知为何有些紧张:“老大,我觉得说这种话有些危险。”
        一根筋的佩利还没学会flag怎么读。

上一篇:http://yousifenlie832.lofter.com/post/1f27fba1_11cf18fe

下一篇:http://yousifenlie832.lofter.com/post/1f27fba1_11d67b15